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告
为了更好的解决您的法律问题,请致电:13606178717
  案件进展查询   法律文书下载
  最新资讯
 
 
 
无锡法律咨询
电话:0510-88227717-608
手机:13606178717
联系人:虞晓锋
 
  成功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成功案例
无锡律师成功处理一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
日期:2016-11-9

   江苏省无锡市北塘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北黄商初字第0150号

原告无锡市明新纺织服装洗涤整理厂,住所地无锡市新惠路**号。(组织机构代码:7487****-0)

投资人张某,该厂厂长。

委托代理人顾大林,江苏上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雒嘉欣,江苏上隆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吴某,女,1967年7月5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42030019670705****,汉族,住无锡市新吴区新洲人家******室。

委托代理人虞晓锋,江苏福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吴某某,男,1957年6月17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42030019570617****,汉族,住湖北省十堰市茅箭区祥安巷***单元***号。

委托代理人虞晓锋,江苏福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无锡市昂德斯洗涤整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无锡市新惠路**号南。(组织机构代码:3138****-3)

法定代表人吴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虞晓锋,江苏福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无锡市明新纺织服装洗涤整理厂(以下简称明新厂)与被告吴某吴某某、无锡市昂德斯洗涤整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昂德斯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1月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明新厂的投资人张某及其委托代理人顾大林,被告吴某吴某某、昂德斯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虞晓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明新厂诉称:其于2003年4月设立,经营服装洗涤整理业务,在无锡市新惠路**号经营多年。2014年6月,吴某吴某某与其投资人张某协商设立昂德斯公司,与其共同使用同一场地经营,使用一段时间其设备进行生产,承诺每年分红。后因被告拒绝分红,张某于2015年8月13日通知被告停止使用设备,8月18日上午发现设备被被告于8月17日晚全部搬走,报警后公安不立案。因被告的行为严重侵害其财产权,请求判令:1、被告返还其所有的价值30万元(暂估价)的设备,并将设备恢复原状至可以正常使用状态,若无法返还并恢复原状,则要求被告赔偿设备损失30万元;2、被告赔偿其他损失4.97万元;3、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吴某吴某某、昂德斯公司辩称:1、明新厂主张其拖走价值30万元的设备,证据不足;2、明新厂要求其赔偿损失4.97万元的理由不充分。综上,明新厂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请求驳回其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明新厂系一家于2003年4月7日经工商核准设立的个人独资企业,投资人是张某,经营范围为服装洗涤整理,经营场所在无锡市新惠路**号。2004年4月7日,明新厂与无锡市热电厂签订一份用汽协议,开始使用蒸汽。明新厂一直经营到2014年年初。2014年3月,明新厂在网上发布转让信息,准备将企业和设备卖掉。5月,吴某找到张某,双方进行商谈。

关于商谈情况。张某陈述:吴某原来想购买明新厂和设备,但是张某出的价格吴某一次性付不了,后双方口头商定为吴某使用明新厂的部分没备生产经营,每年给张某十几万元分成。吴某陈述:双方口头商定张某以明新厂的设备投资入股新设立的昂德斯公司(工商资料反映:昂德斯公司系于2014年8月1日经工商核准设立的企业法人,注册资本20万元,股东为吴某吴某某张某三人,公司章程规定吴某认缴出资现金11万元占55%,吴某某认缴出资现金3万元占15%、张某认缴出资现金6万元占30%,出资时间均在2034年6月1日前,经营场所在无锡市新惠路**号南,股东会会议分为定期会议和临时会议,召开股东会会议,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以前通知全体股东,定期会议按一年两次定期召开,一般在年中和年末召开。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执行董事、监事提议召开临时会议的,应当召开临时会议,吴某担任执行董事、

总经理,吴某某担任监事诉讼中,三个股东既未提供认缴现金出资的证据,也未提供昂德斯公司固定资产的证据,明新厂和张某均明确否认明新厂的设备投资入股昂德斯公司,被告也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之后在新惠路**号,昂德斯公司由吴某吴某某负责生产经营,明新厂由张某负责生产经营,张某不在昂德斯公司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吴某吴某某张某因为生产经营、分成等问题逐渐产生矛盾。

2015年8月12日,吴某通知在昂德斯公司做维修工作的张某某(系张某的父亲)不要上班了。张某某回家与张某商量。8月13日上午8点左右,张某通知无锡市热电厂关掉了蒸汽的总阀,张某某到昂德斯公司也关掉了蒸汽的总阀、拆掉了蒸汽的一只管子,吴某某报警,无锡市公安局北塘分局惠龙派出所民警出警,将双方带回派出所处理。当天下午,经过调解,双方签订一份现场治安调解协议书,上面载明:当事人吴某某、当事人张某,主要事实:2015年8月12日,吴某某一方与张某一方因合作开洗衣店为设备投资问题产生纠纷,张某父亲张某某到合作的洗衣店取工具后要求民警协调,民警将双方带回所协调。经调解,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由张某一方一次性支付吴某某一方人民币贰拾贰万元,一次性解决设备归吴某某一方。本协议自双方签字之时起生效,并当场履行,公安机关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不予处罚。吴某某张某和惠龙派出所民警颜仕洪、吴敏毅在协议书上签字。

关于调解协议。张某陈述:1、张某一方是指张某和明新厂,吴某某一方是指吴某吴某某,当时没有提到昂德斯公司。2、协议内容“由张某一方一次性支付吴某某一方人民币贰拾贰万元,一次性解决设备归吴某某一方”是民警的笔误,应当是吴某某一方一次性给付张某一方22万元,事情了结,明新厂所有设备归吴某某一方,张某当时基于对民警的信任,没有注意协议内容就签字了。3、调解时,吴某在场,过了一会走掉了,故吴某没有签字。

吴某陈述:其当时没有到惠龙派出所现场,也不知遒吴某某是基于什么考虑和张某签订了协议,其没有追认丨办议,也没有履行协议,协议对其没有法律效力。

吴某某陈述:1、吴某某一方是指吴某某,不包含吴某张某一方是指张某、明新厂和张某某,因为重大事项决策都由张某某决定。2、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笔误,协议中的设备既不是指昂德斯公司的设备,也不是明新厂的设备,而是双方意图绕过吴某想成立新的经济组织由双方出资购买设备,之后该设备归吴某某所有,该22万元包括了张某应支付给吴某某的工资42000元,余款178000元吴某某承诺另行拿出昂德斯公司的股份合计150000元,由该笔款项另行开立公司,看似不合理的协议是有合理性的。如果按照张某的陈述就不能解释吴某某出资22万去购买其并不需要使用的由明新厂正在使用的设备。3、协议签订后由于原告方反悔,没有实际履行,为此协议对双方无约束力。张某认为吴某某的陈述是子虚乌有,不存在42000元工资等事情,是利用笔误在做文章且陈述不符合常理。

本院到惠龙派出所进行调查,民警颜仕洪陈述:1、8月13日下午调解时,吴某吴某某一直在场,张某某的女婿和吴某吴某某一方姓彭的朋友也在场,他们也十分清楚当时的情况,当时调解了很久,从2点一直到5点多。2、张某一方指的是张某张某某及他们的厂,吴某某一方指的是吴某吴某某。3、调解协议书是无效的,真实的意思是吴某某一方一次性支付张某一方人民币贰拾贰万元,设备归吴某某一方,最后张某一方表示吴某某一方如果立即支付现金,支付贰拾万即可,因为吴某某一方未拿出贰拾万元现金,导致调解未成功。

被告出具了一份2015年8月14日昂德斯公司的股东会决议。关于股东会决议。被告陈述:2015年8月14日13:30分开股东会会议前(具体时间不清楚),吴某吴某某口头通知张某开股东会会议。张某没有参加,吴某吴某某按时开会,通过股东会决议,内容为:1、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张某某破坏公司设备设施,应承担的法律责任;2、公司将所有设备转移,确保设备完好无损;3、公司不惜一切代价恢复公司的生产经营,由此产生的经济损失通过法律途径向张某某追偿经济赔偿;4、决定找洗涤公司代加工。此后,将该份股东会决议用电话和EMS方式通知了张某,但被告未向本院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张某陈述:张某没有收到任何口头通知、电话通知和EMS通知,张某不知道开股东会会议,也不知道股东会决议,股东会决议是不符合公司法的,对股东没有约束力。

2015年8月15日,吴某向无锡市公安局北塘分局投诉,称因为昂德斯公司内部有矛盾,张某某在8月13日将公司的蒸汽管拆除,还偷了公司里的东西,其当时报警后惠龙派出所受理,后来惠龙派出所调查后告知其张某某没有违反法律,没办法追究责任,其觉得张某某破坏了公司的生产设施应该追究他的法律责任,遂投诉惠龙派出所不作为。8月18日,惠龙派出所出具一份情况说明,上面载明:2015年8时左右(缺日期),惠龙派出所接到110指令称:惠龙桥旁,新惠路**号门口有纠纷。民警到场,系吴某某报警称公司的二股东张某的父亲张某某把公司的蒸汽管拆除,致使其不能正常生产,后打110报警,民警到场,经了解系吴某某张某吴某三个股东为了公司的股权和利益分配问题产生矛盾,由于二股东张某与三股东吴某某以及大股东吴某有矛盾,达不成协议,民警把双方带到派出所进行调处,经了解昂德斯公司的蒸汽管拆除是张某某经儿子张某同意下才去拆除的,在派出所民警颜仕洪的调处下,双方就公司股权转让达成协议,并制作现场调解协议书。原告质证后认为:情况说明是因为吴某投诉惠龙派出所不作为而产生,情况说明与事实不符,双方就股权转让达成协议与事实不符,双方达成的调解协议中并未提及股权问题。被告质证后认为:这个股权问题就是指张某吴某某22万元的事情。

2015年8月17日晚,吴某请人将新惠路**号的设施设备进行了转移。8月18日上午,张某发现后报警,明新厂出具的控告书上载明设备总价值约70万元。惠龙派出所分别对张某吴某吴某某、黄晓毅进行了调查。

在惠龙派出所8月21日给张某做的询问笔录中,张某陈述:8月17日晚上,吴某在没有与张某商量的情况下,将设备全部搬走。吴某搬走的明新厂的设备包括:烘箱5台、脱水机2台、蒸箱1台、大号洗衣机1台、中号洗衣机1台、小号洗衣机1台、压机1台、轧花机1台、烫平机1台、打卷机1台、排风扇3台、平幅长车1台、空调1台、缝纫机3台、绞皱机1台,这些设备估计价值在30万元左右。

在惠龙派出所8月21日给吴某做的询问笔录中,吴某陈述:8月14日股东会决议将厂里的设施设备进行转移,确保设施设备完好无损,防止张某某再到厂里搞破坏,拿厂里的工具。8月17日晚上20点至18日凌晨3点,吴某请人将厂里的设施设备进行了转移,确保了股东会决议的实施。就“你将厂里的设备全部搬走有无和张某商量”的问题,吴某陈述:没有。我们召开股东大会的时候是通知张某参加的,他没有来。我将厂里的设备全部搬走也是执行股东大会的决议。就“你搬走的厂里的设备有无以前明新厂的设备”的问题,吴某陈述:明新厂的设备已经全部并入了昂德斯公司,不再存在明新厂还有什么设备,明新厂只是一个没有注销的空壳公司。就“明新厂并入昂德斯公司有无合同或协议”的问题,吴某陈述:没有,当时只是双方有口头协议。本来谈好昂德斯公司成立后,就将明新厂注销,后来张某称老公司还有一部分业务和开发票需要明新厂存在,再加上其他的种种原因,就没有将明新厂注销,也没有签将明新厂资产并入昂德斯公司的协议。我们拟定的协议张某找借口一直没有签。就“你将厂里的设备搬走后怎么处理的”问题,吴某陈述:现在就是将设备保存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在惠龙派出所8月22日给黄晓毅(黄晓毅系无锡市自行车配件三厂负责新惠路**号房屋出租及管理的人员)做的询问笔录中,黄晓毅陈述:新惠路**号里面有一片厂房,明新厂在2003年左右就一直承租厂房了,厂房的编号是12、13号厂房。2014年12月25日,张某某带着吴某来续租,其与昂德斯公司签订了租赁合同。黄晓毅听张某某讲明新厂要合资了,要换厂名了。就“明新厂在合资之前有无设备”的问题,黄晓毅陈述:有的,厂里有好多洗涤、烘干的设备,具体的设备清单说不上来。就“明新厂与昂德斯公司合资之后设备是怎么处理的”问题,黄晓毅陈述:明新厂的设备还是在厂房里面,昂德斯公司日常的生产经营也是使用这些设备的,但是张某某张某父子具体是怎么和吴某协定这些资产的归属不清楚。就“新惠路**号的12、13号厂房内的设备于8月17日晚被全部搬走你是否清楚”的问题,黄晓毅陈述:我是事后知道这个事情的,我也问过我们的门卫的,他说是吴某搬走的。就“昂德斯公司日常经营是谁在负责的”问题,黄晓毅陈述:白天的时候一直是张某某张某父子在厂里面干活,吴某他们是晚上到厂里面干活的,具体公司的生产是谁负责的我也不清楚。

在惠龙派出所8月24日给吴某做的询问笔录屮,吴某陈述:为防止张某某破坏公司设备,我们会议决定转移公司设备,在2015年8月17日晚上8点钟左右我与叔叔吴某某在公司里,我安排人把公司车间里的设备都拆掉转移了。就“由于你公司股东间有矛盾,在矛盾解决前你所拆掉的设备我们提议你不要擅自处置”的问题,吴某陈述:我保留我的意见,我会按照公司股东会议决议执行。

在惠龙派出所9月9日给吴某某做的询问笔录中,就“三个人以何种形式入股的”问题,吴某某陈述:我和吴某是用之前滨湖区层峰洗涤有限公司的资产入股加入昂德斯公司,张某以明新厂的设备和维修工具加入昂德斯公司,占有30%股份。就“三个人入股昂德斯公司有无签订协议”的问题,吴某某陈述:记不清了,当时是张某吴某谈股权协议,我不在场。不过有签订一张协议,是由张某某张某签订的,具体这张协议是什么我记不清了。就“昂德斯公司平时是如何管理的”问题,吴某某陈述:吴某是负责业务,我负责厂内生产,张某不参与管理。就“张某某破坏的蒸汽管的使用权是谁的”问题,吴某某陈述:这个蒸汽管是明新厂开户的,我们合资也是看中了这个蒸汽管来合资的,蒸汽使用费是每个月由昂德斯公司付款给张某某,由张某某去交费的。就“昂德斯厂内机器设备何时转移的”问题,吴某某陈述:是在2015年8月17日晚上进行转移的,转移的过程我和吴某在场,张某不在,是由吴某喊搬家公司来搬的。就“厂内设备转移到哪里的”的问题,吴某某陈述:出于设备安全的考虑,我们对此保密。就“厂内机器设备转移后的情况,你们有无告知张某”的问题,吴某某陈述:2015年8月18日上午,张某到昂德斯公司来,我告诉张某,因为防止张某某再次对设备进行破坏,我们已经将厂内设备转移了,张某就打110报警了。此外,吴某某还补充陈述:2015年8月13日,由惠龙派出所对我们的纠纷进行调解时,我和张某签订了一份调解协议,协议中称张某一次性支付22万元给我,一次性解决设备归属问题,但是张某没有履行。

诉讼中,明新厂提供了一份设备明细清单,上面载明:烘箱5台(1.8万元/台)、脱水机2台(1.6万元/台)、蒸箱1台(1万元/台)、大号洗衣机1台(3.5万元/台〉、中号洗衣机1台(2.2万元/台)、小号洗衣机1台(0.5万元/台)、压机1台(0.45万元/台)、轧花机1台(6万元/台)、烫平机1台(2.7万元/台)、打卷机1台(1万元/台)、排风扇3台(0.02万元/台)、平幅长车及附件(20万元)、空调1台(0.2万元/台)、缝纫机及手缝机3台(0.4万元/台)、绞皱机1台(0.2万元/台)、蒸汽汽包及附件(12万元)、配电柜及电缆1套(1万元/套)、退卷机1台(0.6万元/台),由于考虑折旧,关于财产价值暂估为30万元。原被告的举质证情况如下:

1、烘箱5台,脱水机2台,大号洗衣机1台,中号洗衣机1台,小号洗衣机1台,烫平机1台,打卷机1台,明新厂提供南通市通州区江海洗涤机械厂出具的证明一份及南通市通州区江海洗涤机械厂营业执照复印件一份,证明明新厂向南通市通州区江海洗涤机械厂购买了上述设备。被告质证后,对于该证明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昂德斯公司生产经营中确实需要烘箱和脱水机、烫平机、半自动洗衣机,且在搬至原告所在厂房前,巳经经营过多年,本身就有这些设备,昂德斯公司不需要大号洗衣机、中号洗衣机、小号洗衣机、打卷机。

2、蒸箱1台、压机1台、绞皱机1台、退卷机1台,合计价值为2.25万元,明新厂提供无锡市永龙有色紧固件厂出具的证明一份及该厂营业执照复印件一份,证明其向无锡市永龙有色紧固件厂定做了蒸箱1台、压机1台、绞皱机1台、退卷机1台,合计委托加工费用2.25万元。被告质证后,对于该证明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昂德斯公司生产经营中确实需要烘箱和脱水机,但不需要蒸箱、压机、绞皱机、退卷机。

3、扎花机,价值为6万元,明新厂提供2010年5月8日周仁良出具的设备转让材料一份,证明明新厂向周仁良购买抓皱机(即扎花机)1台6万元。被告质证后,认为昂德斯公司所经营的洗涤业务不需要抓皱机(扎花机主要用于生产布料后抓皱成型),而昂德斯公司是把床上用品整理烫平,并不需要该机器。

4、排风扇3台、空调机1台、缝纫机2台及手缝机1台,配电柜及电缆1台,明新厂进行口头陈述,没有提供证明。被告质证后认为昂德斯公司生产经营中确实需要排风扇,空调机,配电柜及电缆,但不需要缝纫机及手缝机。但是排风扇,空调机我方本身就有这些设备,配电柜及电缆在现场没有拆除。

5、平幅长车及附件,价值为20万元,明新厂提供其和无锡市鑫峰印染机械厂签订的承揽合同一份及附件两页,及2008年12月28日的收条原件一份,证明明新厂向无锡市鑫峰印染机械厂定做了松式烘干机即平幅长车1台,并买了配套材料。被告质证后,对于承揽合同的真实性无法认定,认为昂德斯公司经营的是洗涤宾馆床单、被套等宾馆用品,并不需要使用松式烘干机。

6、蒸汽汽包及附件,价值为12万元。被告质证后对于用汽事实认可,但陈述没有拆除蒸汽包,只是生产车间的蒸汽管被收旧货的锯掉卖掉了,愿意就此赔偿。

诉讼中,被告陈述:所有搬走的设备都卖掉了,没有了。

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于2016年3月1日至新惠路**号明新厂、昂德斯公司现场勘验,查明:1、该厂目前只有进门第一间房内有蒸汽包和部分蒸汽管,其他房间和生产车间内没有任何设备和管道。2、该厂正被其他人从事废品生意。之后,明新厂在庭审中陈述:1、蒸汽包和部分蒸汽管,在勘验后的2016年3月18日已经被其以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别人了,户名也已转到别人名下去了。2、确认配电柜还在厂里,但电缆大部分被拆掉了,可在设备赔偿款中扣掉4到5000元。

明新厂认为:1、被告将设备拆除后搬离现场,拆除导致设备价值大幅度贬损。被告陈述设备已经转卖,先不论能否事实返还原物,即使返还,恢复原状的成本无法估量,并且事实上能否回到原来的状态是存疑的。2、被告称将设备转让,但又说不清买受人,明新厂事实上也无法向买受人主张返还。3、设备拆除到现在(指2015年4月底)已经长达7个月,到本案结束或实际返还之日需要更多时间,而明新厂的客户早巳流失,也无法继续经营,所以不存在返还的必要。4、设备的买受人有可能将财产流转或使用,明新厂再主张返还,不利于市场秩序。综上,明新厂不再向被告或被告所称的买受人要求返还原物恢复至正常使用状态,要求被告对明新厂的设备损失进行赔偿。

为了查明设备及其在2015年8月17日或8月18日的市场价值,经过明新厂的申请,本院向无锡市红顺服装水洗整理厂(以下简称红顺厂)和无锡市达晟纺织品整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晟公司)进行调查得知:1、设备明细清单上的设备在服装洗涤整理业务时是需要使用的,但是各厂情况不同,具体数量不清楚;2、就设备明细单上设备的市场价值,红顺厂认为在25、26万元左右,达晟公司认为在24、25万元左右;3、就扣除蒸汽包及部分蒸汽管后的价值时,红顺厂认为扣5万元左右,设备价值为20、21万元左右,达晟公司也认为扣5万元左右,设备价值在19、20万元左右;4、就扣除配电柜和部分电缆后的价值时,红顺厂认为扣4000元到5000元,达崴公司认为扣5000元左右。

关于明新厂主张的其他损失4.97万(停业损失费15000元+装修损失费30000元+蒸汽费损失4700元明新厂陈述:

1、明新厂三个月的停业损失,每个月5000元,共计15000元。明新厂向本院提供了四张开具给无锡天绣纺织制品有限公司的江苏增值税专用发票,分别为2014年7月1日金额22878元,2015年7月14日金额11518元,2015年9月1日金额3211元,2015年11月16日金额20935元,证明明新厂至2015年8月份仍然在使用设备生产经营,企业处于正常状态,由于被告的行为导致明新厂停产,自8月份后无法经营。2015年9月份和10月份的发票是对之前已经产生的业务开具发票及结算,以证明停业损失。被告质证后对于发票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认为与本案所证明的财产损失没有关联性。

2、装修损失费30000元,明新厂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3、蒸汽费损失4700元。明新厂向本院提供了一份2015年8月26日的蒸汽用量结算单和一份金额为4374元的蒸汽费发票,陈述是昂德斯公司生产经营时产生的蒸汽费佘额,明新厂垫付后应由昂德斯公司支付,并将该部分诉讼请求变更为4374元。被告质证后不予认可,认为是明新厂自己产生的费用,现有证据无法看出蒸汽到底是谁在使用。

本院还向黄晓毅调查,黄晓毅陈述:新惠路**号房屋原来是租给明新厂的,后来在2014年底,张某某吴某带来,无锡市自行车配件三厂就把厂房租给了昂德斯公司,并在2014年底和2015年底签订了两份租赁合同,约定将新惠路**号房屋租给昂德斯公司使用,合同一年一签,2015年租金为45098元,2016年租金为49728元,租金先付后用,半年一付,每次付一半,吴某支付了2015年度的租金和2016年度上半年的租金。2015年8月份设备搬走后,大概至11月份吴某找到黄晓毅,说厂房要派其它用场,并且续租厂房,吴某安排其他人进来,可能是做废旧物资处理的。黄晓毅向本院提供了两份房屋租赁合同。

还查明:2015年9月16日,无锡市公安局北塘分局就张某控告财物被窃案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书。之后,明新厂向本院提起诉讼。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的陈述、工商资料、控告书、协议、不予立案通知书、用汽协议、承揽合同、收条、证明、营业执照、江苏增值税专用发票、蒸汽用量结算单、在惠龙派出所调取的询问笔录及证据材料、调查笔录、营业执照、照片、名片、房屋租赁合同等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设施设备的所有权问题;二、有无侵权和侵权人问题;三、设施设备的范围问题;

四、返还原物和财产损害赔偿问题。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综合本案现有证据,可以认定明新厂原有的设施设备仍然属于明新厂所有,而非昂德斯公司所有。理由:1、明新厂2003年4月成立后,一直在新惠路**号生产经营,有相应的设施设备;2、昂德斯公司的注册资本20万元是现金出资,章程规定三个股东均在2034年6月1日前认缴,而三个股东既未提供已认缴现金出资的证据,也未提供昂德斯公司固定资产的证据,没有证据证明昂德斯公司的资产情况;3、被告辩称明新厂的设施设备投资入股昂德斯公司的理由,明新厂和张某明确否认,被告也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综合本案现有证据,可以认定吴某吴某某是共同侵权人,昂德斯公司不是侵权人,理由:1、惠龙派出所在调解设备投资纠纷时,“由张某一方一次性支付吴某某一方贰拾贰万元,设备归吴某某一方”的协议内容,说明张某一方不仅要付钱给对方,而且设备还要归对方,只有义务没有权利,明显不合常理,本院向惠龙派出所民警调查并结合各方当事人的陈述和质证意见后,认定协议内容实际上应为“吴某某一方(吴某吴某某)支付张某一方(张某和明新厂)贰拾贰万元,(明新厂)设备归吴某某一方”;2、协议订立后,吴某吴某某不履行付款义务,而是以召开昂德斯公司股东会会议的形式达成转移明新厂设备的决议,这种头天达成调解协议次日即推翻协议,开会决定转移设备,不通知(没有证据证明通知)既是明新厂投资人又是昂德斯公司股东之一的张某参加股东会会议,转移明新厂设备的决议内容明显侵犯明新厂的所有权,证明吴某吴某某借昂德斯公司名义侵占明新厂财产的恶意;3、8月17日晚吴某喊搬家公司转移设施设备实施侵权行为,吴某某在场没有阻止。8月18日上午,吴某某告诉张某,为防止张某某再次对设备进行破坏,“我们”已将厂内设备转移了,证明吴某某是与吴某共同实施侵权行为,再加上吴某吴某某在惠龙派出所陈述是执行股东会决议,更加证明二人共同实施侵占明新厂设备的行为。综上,吴某吴某某共同实施侵权行为,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明新厂要求昂德斯公司承担民事责任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规定:“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本案中,明新厂主张被侵占的设施设备(即物证)为:烘箱5台、脱水机2台、蒸箱1台、大号洗衣机1台、中号洗衣机1台、小号洗衣机1台、压机1台、轧花机1台、烫平机1台、打卷机1台、排风扇3台、平幅长车(平幅长车及附件)、空调1台、缝纫机3台(缝纫机2台+手缝机1台)、绞皱机1台、退卷机1台、蒸汽汽包及附件、配电柜及电缆,本院经过调查后认为,上述设施设备是明新厂从事服装洗涤整理业务时需要使用的物品,由于明新厂的设施设备已被吴某吴某某从新惠路**号厂内搬走,本院在现场勘验时见到蒸汽包和部分蒸汽管,明新厂在庭审时认可有配电柜和部分电缆,吴某吴某某在惠龙派出所询问时拒不回答设施设备转移到何处,在法院诉讼中陈述所有设备都卖掉没有了。因吴某吴某某搬走卖掉明新厂的设施设备致无法查明相关事实,本院推定明新厂主张的设施设备中除蒸汽包和部分蒸汽管、配电柜和部分电缆未搬走外,其佘设施设备全部被吴某吴某某搬走。

关于第四个争议焦点。1、《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四条规定:“无权占有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权利人可以请求返还原物。”明新厂提出生产设备被拆掉致价值大幅贬损,已被卖掉无法主张返还,如返还恢复至正常使用状态成本无法估量,不主张返还有利于市场秩序等理由,主张被告赔偿设备损失,本院认为明新厂的主张合理合法,应予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九条规定:“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故吴某吴某某应当按照设施设备在2015年8月17日或8月18日的市场价值进行赔偿。2、惠龙派出所调解协议约定的22万元,因为吴某吴某某不履行付款义务且擅自转移卖掉设施设备,二人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该协议,故明新厂要求赔偿的金额不受22万元的约束,但是该金额可作为确定损失金额的重要参考。3、本院在无法通过评估鉴定得出价格结论的情况下,向有关单位进行调查,根据设施设备已经使用一段时间的实际情况,考虑明新厂主张价值30万元,扣减其中蒸汽包和部分蒸汽管、配电柜和部分电缆的价值,本院酌定明新厂的财产损失为195000元(250000元-50000元-5000元)。

综上,吴某吴某某作为共同侵权人,依法应当连带赔偿明新厂经济损失195000元。明新厂要求赔偿30万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全部支持。

此外,明新厂主张的其他损失49374元(停业损失费15000元+装修损失费30000元+蒸汽费损失4374元),本院认为,蒸汽费每个月都是由昂德斯公司付给张某某,由张某某去交费,故明新厂垫付的4374元蒸汽费,应当由昂德斯公司负担。至于停业损失费和装修损失费,因明新厂未提供证据或者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故本院不予支持。吴某吴某某、昂德斯公司提出的设施设备是昂德斯公司所有等抗辩理由,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釆纳。本案的诉讼费用,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胜诉、败诉比例,分别负担。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八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二百零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吴某吴某某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无锡市明新纺织服装洗涤整理厂连带赔偿损失195000元。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无锡市昂德斯洗涤整理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无锡市明新纺织服装洗涤整理厂支付蒸汽费4374元。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三、驳回无锡市明新纺织服装洗涤整理厂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550元、保全费2270元,二项合计8820元,

由无锡市明新纺织服装洗涤整理厂负担3800元,由吴某吴某某共同负担4910元,由无锡市昂德斯洗涤整理有限公司负担110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向该院(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无锡城中支行,账号:1103020129200024805)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友情链接
 
 
本站所刊的所有会员资料、新闻、文章等信息未经本站或其作者授权, 禁止使用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 须注明来源无锡刑事律师网, 违者必究!
律师网业务信箱:491602936@qq.com 联系电话:0510-88227717-608
Copyright 无锡刑事律师网。免费法律咨询,专业的无锡刑事律师服务! 2006-2015
律所地址:无锡市崇安区锡沪东路8号名品城A1栋25B室-江苏福庆律师事务所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09052448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