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告
为了更好的解决您的法律问题,请致电:13606178717
  案件进展查询   法律文书下载
  最新资讯
 
 
 
无锡法律咨询
电话:0510-88227717-608
手机:13606178717
联系人:虞晓锋
 
  法院审判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法院审判
无锡法院打击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典型案例
日期:2016-11-9

 近年来,无锡市两级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全面提升非法集资案件审判工作水平,促进经济的健康发展和社会的和谐稳定,为无锡人民的中国梦提供坚强的司法保障。现向社会公布五起我市打击非法集资刑事案件的典型案例。

一、张钰鑫、何亮、金红云等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裁判法院: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

案情简介:2012年5月左右,张钰鑫、何亮等人至本市滨湖区创立传销组织。该组织对外宣称其从事“民间闲散资金二次分配项目”,并规定每个参加者须一次性缴纳申购款69600元购买21份份额方可加入并成为三星人员,三星只有通过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才可获取提成并依次晋升为四星、五星,且每人仅能发展3名直接下线。三星晋升四星、四星晋升五星均需达到相应的发展人员数量要求,新加入人员缴纳的申购款将以发放岗位工资的形式由其上线人员按比例瓜分。案发时,该传销组织在本市滨湖区已发展传销人员120余人,涉案金额达600余万元。其中,张钰鑫系该传销组织的总负责人,何亮、金红云等作为大五星以上级别人员,均系该传销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

判决结果:滨湖区法院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分别判处张钰鑫、何亮、金红云等人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至五年,罚金六千元至五万元不等的刑罚。

裁判理由:1.为何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是2009年刑法修正时新增的罪名,有以下特征:以经营为名(形式上具有欺骗性)、按发展人数定层级、按层级取酬(组织层级性、敛取参加者)、本质上具有骗财性。当参与传销活动人员达到30人以上且层级在3级以上时,就需对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本案中张钰鑫等人结伙以“民间闲散资金二次分配”为名,要求参加者以购买份额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星至五星组成层级,同时上线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不仅骗取参加者的财物,而且也扰乱了经济社会秩序,符合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构成要件。2.为何刑期不等?该罪以有期徒刑五年为界划分两个刑档,根据张钰鑫等人组织、领导传销人员的人数、传销金额,属于该罪“情节严重”应处上一刑档五年以上有期徒刑。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被告人一般人数较多,法院在量刑时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对在犯罪中起组织、策划作用的依法从重处罚;对在犯罪中处于支配或者从属地位的通常从宽处理。张钰鑫是涉案传销组织发起者和总负责人,积极发展传销人员,组织各种包装会、答谢会进行宣传,起到发起设立、指挥协调、宣传培训的至关重要的作用,当然也考虑到该传销组织仅局限于无锡,并未在全省全国范围造成影响,所以判处该刑档起点刑。何亮、金红云等人则在组织成立后发展人员、管理团队、监督他人遵守组织规范等,虽然亦属于传销活动领导者,但相比张钰鑫,地位较低作用较小,在犯罪活动中处于从犯地位,结合他们归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行为,对他们予以减轻处罚,也就是在下一刑档量刑,并与对张钰鑫的量刑适当拉开差距,以体现刑罚对于在犯罪中所起不同轻重作用的差别评价。

法官提示:一入传销深似海,从此亲人成路人。本罪有以下特点:一是传销组织成员往往从亲友圈入手选择发展对象,以介绍工作、投资项目等为幌子,诱骗不明真相的亲友加入。二是传销组织在进行洗脑式宣传时,往往宣称其产品、项目为“国家政策鼓励”、“易获高额回报”,并刻意包装出若干“成功人士”,群众只要高度警惕亲友谎言和谨防投机心态,就能有效避免加入传销组织。

二、吴海波集资诈骗案(裁判法院: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情简介:吴海波等人在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的情况下,为诱骗客户将资金交给其进行从事“期货交易”,在社会上公开宣传无锡市永事达贸易有限公司“炒期货”能带来较高收益,通过与投资人订立《委托理财协议》,承诺由永事达公司代为操作期货交易,与客户风险共担,盈利按照3:7的比例与客户分配,亏损时客户最多承担投资额的9%,其余部分由永事达公司承担,并虚构期货交易的品种、点位和盈利情况,造成其为他人代为操作期货交易回报率高的假象,从而吸引更多的人投入资金。

2009年6月至2012年5月期间,吴海波先后向江阴、上海等地的陆朝芳、王瑞芬、翟洪坤等400余人非法募集资金共计1.7亿余元,上述骗取的资金,除大部分被吴海波作为“盈利”用于给投资者“分红”外,还分别用于开办公司、支付借款利息、弥补投资损失以及购买房产、汽车和个人挥霍、到澳门赌博等。至案发时,造成投资人实际损失共计7000余万元。案发后,司法机关从吴海波处扣押到7300元、雷克萨斯轿车2辆;从永事达公司账户扣押到46464.65元;从涉案人员处暂扣8套房产,从参与本案集资的相关人员处扣押、退缴款项1060余万元。

判决结果:市中院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海波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四十万元。扣押在案的赃款由扣押机关按比例发还集资人;责令吴海波向各集资人退赔未归还赃款,并发还各集资人。

裁判理由:1.为何认定集资诈骗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实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的,以集资诈骗罪定罪处罚。集资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具有吸聚资金行为上的相似性,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前罪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他人钱款的故意。判断是否具有非法占有故意,可以从集资款用途、集资后行为表现等综合判断。本案中,吴海波不仅未将所获钱款用于其宣称的代为操作期货交易,还肆意挥霍集资款用于购买房产、汽车,甚至将相当数量集资款用于赌博,应当认定其具有非法占有故意。故以集资诈骗罪而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定罪量刑。2.为何不认定单位犯罪?吴海波虽然以永事达公司名义进行集资,但该公司设立后以实施集资诈骗犯罪为主要活动,犯罪所得也归于其本人,公司相当于成为吴海波犯罪的工具,因此认定吴海波个人犯罪。3.为何确定十五年有期徒刑的刑期?根据刑法和司法解释规定,个人进行集资诈骗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处十年至十五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如果同时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刑罚。这里集资诈骗数额是以损失额为标准的,区别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以吸收额为定罪量刑标准。本案中,被告人诈骗数额7000余万元,犯罪数额特别巨大,给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且集资人人数众多达400余人,涵盖经商者、生产者、工薪阶层、退休人员、无业人员等,犯罪危害面广,影响社会稳定。但也考虑到吴海波具备自首和检举他人犯罪构成立功两个法定从宽处罚情节,并且司法机关追缴、涉案人员退缴了相当数量的财物,所以按有期徒刑上限判决。

法官提示:天上不会掉馅饼,经营资格要看清。本案中,吴海波实际控制的永事达公司不具备期货经营资格,吴海波本人也并非期货行业从业人员,在期货这个高风险行业不可能保证永远盈利的情况下,却与投资人订立明显加重自己责任、有违常理的《委托理财协议》,其中不合理之处显而易见。本案集资人不考虑投资风险,完全被眼前的利益所蒙蔽,最终受骗。

三、徐小牛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裁判法院:宜兴市人民法院)

案情简介:2010年6月至2012年4月间,徐小牛对外宣称自己做资金、字画生意需要资金为由,以支付2.5%-5%不等的月息,通过自己或他人介绍,向张玉仙、钱淑华、周小明等80余人变相吸收存款合计1.01亿元,期间通过归还本金、支付利息的形式归还1734.66万元,以转让债权的形式归还1800万元,至案发尚有6760.34万元未归还。

判决结果:宜兴市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徐小牛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十五万元;责令徐小牛向相关集资人退还6760.34万元。

裁判理由:1.所集资金用于宣称的用途为何也构成犯罪?本案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徐小牛所吸收资金用于挥霍、从事其他违法犯罪活动,可能也的确用于向他人吸收资金时所宣称的做资金、字画生意用途,但其行为符合了非法集资犯罪的四个特征条件:非法性、公开性、利诱性和社会性。尤其是对吸纳不特定社会公众的资金持积极追求的态度,属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打击范畴。2.为何如此量刑?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法定刑有三年以下、三年至十年有期徒刑两档。根据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个人非法吸收存款在100万元以上,或者给存款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50万元以上的,在上一刑档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本案徐小牛非法吸收存款达1亿余元,数额巨大,且造成集资人6700余万元损失,属于其他严重情节,应当在三年至十年有期徒刑的刑期内量刑。同时考虑到吸收存款对象达80余人,给社会造成了一定不稳定因素。但是被告人在被抓获后能够如实交代自己非法吸收存款的犯罪事实。综合从宽从严情形最终取该刑档的中间值判处。

法官提示:一夜暴富不可能,抵制诱惑才是真。近年来无锡部分地区兴起了一股从事资金借贷的浪潮,但其中一些从业者,有不少只是资金传递者,他们并不关心所借资金最终用途,眼中只关心利益,但对风险估计不足。本案中,徐小牛并未将资金用于实业投资,由于其自身能力,其对风险把控能力不足。群众投资时,一定要摒弃一夜暴富心态,抵制高利诱惑,在出借资金时,要求对方提供合适数量的担保,保住自己的血汗钱。

四、邓志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裁判法院:无锡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案情简介:2010年12月至2014年1月间,作为某银行支行行长的邓志强以资金用于“拆借过桥”为名,许以月息高达30%到40%的高额利息,以本人名义先后向佘良伟、罗国华、惠学欣等37人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共计2.6亿余元,扣除其已经支付的本金及以利息名义支付的款项,至案发前造成上述人员直接经济损失8800余万元。

判决结果:开发区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邓志强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三十五万元;责令邓志强向各集资人退赔未归还赃款,并发还各集资人。

裁判理由:为何判处被告人七年有期徒刑?本案根据被告人邓志强非法吸收存款的数额及造成的损失,应在三年至十年有期徒刑的刑档内量刑。邓志强虽有自首的法定从宽处罚情节,但仍从重判处其有期徒刑七年,是基于以下考虑:1.非法吸收存款高达2.6亿余元,数额远超过该刑档起刑数额标准,严重扰乱国家金融管理秩序。2.被告人是金融从业人员,本应坚守职业道德恪守职业纪律却惘顾法律实施犯罪,造成特别恶劣的社会影响,且其实施金融犯罪活动更具有迷惑性,社会危害性更大。3.犯罪行为造成集资参与人8800余万元损失,且案发后未主动退缴赃款。

法官提示:特殊人员危害大,更加谨慎不偏信。在不少群众心中,某些具有特殊身份的人员,如公务员、金融从业人员神通广大,能够带给他们“低风险高回报”,因此一旦特殊人员实施犯罪,往往社会危害性较大。本案部分集资人具有一定投资经验,对高息存有一定警觉,集资人对其身份存有一定信任,进而邓志强能支付高额利息,但高息往往是“庞氏骗局”的重要特征,邓志强的行为给集资人带来较大损失。实践中还有银行客户经理,采用私下向客户宣传其可以提前全额兑现承兑汇票、承诺给予高于银行同期存款利息等方法非法集资的案件,因此当特殊人员以高息借贷较大资金时,群众要提高警惕。

五、深圳兆丰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江阴分公司、程辉、孙汉卿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裁判法院:江阴市人民法院)

案情简介:兆丰公司江阴分公司于2012年11月至2013年5月间,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在程辉担任负责人、孙汉卿担任总经理期间,以向吉林省双辽市皓天玉米开发有限公司投资为由,采用在社会上公开宣传,并承诺每年20%左右收益的方式向袁阿英、张桂英、范相才等100余名社会公众吸收存款人民币466万元。案发后,兆丰公司江阴分公司退出340万元,司法机关冻结程辉银行卡内人民币130万元。

判决结果:江阴市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兆丰公司江阴分公司罚金八万元;判处程辉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判处孙汉卿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扣押、冻结在案的退赃款发还集资人。

裁判理由:为何判处缓刑?应该说在非法集资这类涉众型犯罪案件中适用缓刑的情况并不多见。本案对被告人适用缓刑主要是基于以下因素的考量:1.本案是单位犯罪。根据司法解释的规定,在本罪定罪量刑数额标准方面,单位犯罪是自然人犯罪数额标准的5倍。即单位非法吸收存款数额在100万元至500万元,对单位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负责的责任人员是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主刑刑罚。2.程辉、孙汉卿均能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地交代自己的行为,自愿将自己置于司法机关裁判之下。3.本案涉案款项或者是被司法机关追缴,或者是主动退出大部分,实现全清退,未给集资人造成损失。同时结合二人犯罪情节和社区矫正的评估意见,最终决定对二人均适用缓刑。

法官提示:发现可能受骗时,及时报警救本金。本案是为数不多的金额清偿的非法集资案件,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司法机关前期处置较为及时,迅速查扣到程辉个人名下银行卡内的130万元,有力保证后续清偿。二是案发时,此一集资事件尚处于发展状态,迫于司法机关压力,涉案单位尚有能力筹措资金填补窟窿。三是法官为使集资人及时得到清偿,在年关前赶赴外地划扣前期查扣钱款并及时发还。当然我们不能奢求所有非法集资案件都会取得这样皆大欢喜的结果,广大群众在投资时,还是要选择正规合法的投资渠道,抵制非法集资,一旦发现自己可能参与非法集资时,要及时向司法机关报案,以免损失扩大。

  友情链接
 
 
本站所刊的所有会员资料、新闻、文章等信息未经本站或其作者授权, 禁止使用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 须注明来源无锡刑事律师网, 违者必究!
律师网业务信箱:491602936@qq.com 联系电话:0510-88227717-608
Copyright 无锡刑事律师网。免费法律咨询,专业的无锡刑事律师服务! 2006-2015
律所地址:无锡市崇安区锡沪东路8号名品城A1栋25B室-江苏福庆律师事务所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09052448号-3